菜单
EN

神经疾病与多能干细胞领域前沿进展一周精选

发布时间:2020-06-14

01

阿尔茨海默病血液生物标志物的新证据

来源:阿尔茨海默病


麻省总医院牵头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一种潜在的基于血液的生物标志物用于阿尔茨海默病和其他神经退行性疾病似乎更有希望。根据该团队的工作,神经丝轻链(neurofilament light chain NfL)作为早期检测阿尔茨海默病的生物标志物具有巨大的潜力,也可以用于监测该疾病的治疗反应。

这项研究是由哈佛医学院助理教授、麻省总医院(MGH)家族性痴呆神经影像实验室主任Yakeel T. Quiroz博士领导的团队进行的。他们的工作最近发表在《柳叶刀神经病学》(The Lancet Neurology)杂志上。


阅读全文:

阿尔茨海默病血液生物标志物的新证据


02

重要进展:大分子突破血脑屏障

来源: 学术经纬


《科学》子刊《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同期报道了两篇由Denali Therapeutics公司发表的研究论文。论文中,这家生物技术公司介绍了一种全新的技术,能帮助大分子突破血脑屏障,进入大脑。这也意味着在40多年的不断尝试下,我们终于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在第一篇论文里,该公司的研究人员们开发了一种新型的技术。它们使用了抗体的Fc片段,并不断诱导它们发生突变,直到它能结合血脑屏障上的运铁蛋白受体transferrin receptor)。而当突变的Fc片段与运铁蛋白受体发生结合后,也就具备了被后者运输进大脑的潜力。科学家们将靶向BACE1Fab片段与上文中提到的Fc片段连在一起,做了测试。在小鼠和猴子体内,科学家们果然发现,这些新设计的融合蛋白能够有效突破血脑屏障的阻碍,并减少这些动物大脑里的β-淀粉样蛋白水平。为了评估这一技术治疗人类患者的潜力,科学家们开展了第二项研究。具体来看,他们将一种叫做IDS的酶连接到了Fc片段上,希望将它们送入大脑,治疗因这种酶的缺乏引起的亨特综合征(Hunter Syndrome)。而小鼠实验的结果表明,相比直接在血液里注射这种酶,添加上Fc片段后,能将大脑里的酶含量提高20倍!此外,这些酶也能发挥生物活性,有效减少大脑中其底物的水平。


阅读全文:

40年等待终成正果!大分子突破血脑屏障,科学家们取得重要进展


03

AD病原体假说新3D模型:疱疹病毒是AD独立诱因

来源:brainnews白色世界


阿尔茨海默症(AD)是导致认知下降、记忆丢失最终影响日常执行功能的一种神经退行性障碍。其标志性特征如大脑中老年斑的形成、神经纤维的缠结、神经胶质细胞增多以及炎症反应等。然而,其原因依然是未解之谜。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病原体参与了AD的发展,其中I型单纯疱疹病毒(herpes simplex virus type I , HSV-1)作为潜在的致AD病原体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美国塔夫茨大学David L. Kaplan 团队描述了一种多学科融合制作生理相关人体组织的方法,利用人类诱导的神经干细胞(human-induced neural stem cells, hiNSCs)和HSV-1感染生物工程改造的3D大脑模型来研究AD。其成果发表在ScienceAdvances杂志上。该文章提供了由疱疹引起的AD模型,该模型模拟了在完全没有任何外源性AD介质下具有多细胞淀粉样斑块形成、神经胶质增生、神经炎症及功能降低等特征病理改变,为未来治疗AD潜在下游药物靶点的鉴定提供新模型。


阅读全文:

Science子刊 | AD病原体假说新3D模型:疱疹病毒是AD独立诱因


04

星形胶质细胞变坏?或许是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新目标

来源:学术经纬


你可能以前没留意过星形胶质细胞,但它们在你的身体里可不少。神经科学家估算,大脑中有超过一半的细胞是星形胶质细胞。正常情况下,它们默默为神经元提供重要支持。然而,这些细胞可能会变坏
最近,纽约干细胞基金会(NYSCF)的一支研究团队,在神经科学知名学术期刊Neuron上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首次在人类的星形胶质细胞中证实,疾病情况下,这些友好的神经元支持者会转变为毒害神经元的杀手。研究人员指出,研究星形胶质细胞如何对神经元产生毒性,可以为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多发性硬化等神经退行性疾病开辟一条新的治疗途径。


阅读全文:

会变成神经杀手的这类细胞,或许是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的新目标

05

治疗头秃的希望!干细胞制造人类皮肤迎来重要突破

来源:学术经纬


顶尖学术期刊《自然》今天在线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中,美国波士顿儿童医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主导的一支科研团队带来了利用干细胞制造人类皮肤的重要进展。利用人类多能干细胞(iPSC)培养出的皮肤类器官,经过4-5个月,不但形成了皮肤特有的多层组织,更重要的是包含了毛囊、皮脂腺和神经回路,接近完整的真实皮肤。
研究人员相信,这项发现不仅可以帮助科学家研究人类皮肤的发育,更有望为那些受脱发、疤痕或遗传性皮肤病之苦的人带来革命性的治疗。


阅读全文:

今日《自然》:治疗头秃的希望!干细胞制造人类皮肤迎来重要突破


06

昼夜节律引起神经保护药物临床实验失败?

来源:神经周刊


常常熬夜会使昼夜节律出现紊乱,心血管疾病患病风险增加,促进衰老等一系列不良作用。对于科研人员来说,熬夜加班是一种常态,今天要告诉大家的是:动物昼夜节律可能还会影响你的实验结果。

2020年6月3日美国哈弗医学院麻萨诸塞州总医院Eng H. Lo研究团队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发现了很有意思的事情:脑卒中的神经保护剂在临床实验中不起作用,可能是动物模型给药的时间不对。

在研究脑卒中的神经保护的药物作用时,通常选择在白天进行实验,因为小鼠是夜间活动,白天休息的动物物种,因此白天的小鼠是处于不活跃的状态的。而临床上招募脑卒中患者大多是在白天发病,这个时候患者是处于清醒状态的。因此即使在脑卒中模型小鼠中发挥神经保护作用的药物可能在临床实验中失败。


阅读全文:

最新】Nature:昼夜节律引起神经保护药物临床实验失败?